中国买彩票手机app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买彩票手机app客户端 买彩票手机app微博 买彩票手机app微信
      历史是巨幅的画册。假若风吹百年,时光翻转,同一片土地今昔城池起,他朝成废墟,百年烟波浩渺,又百年荒草萋萋。要想真正读懂一方土地,需要纵深千百年的时光透视镜,要想看清一方家园,需要叠加着历史、传说、民间故事以及当地风土人情等多重信息。
  《六朝山水有清音》是作者谢玩玩在追溯魏晋南北朝地理志时,由兴趣所引,从郦道元《水经注》,追读至袁崧《宜都记》,再逐渐拓展至这一时期其他散佚在各处的地理志,进行梳理整合,以关中、洛阳、邺中、宜都、南雍州、湘中、荆州、会稽、永嘉、京口这些在地理志中记载颇多的古城为坐标,逐一解读,注入人文传说、历史故事,写成的地理时光游记。
  山峦亘古,江河涛涛,要说六朝山水,与他朝山水、今朝山水,并不存在太多物理意义上的区别,但不同的是人可以筑城池、改乡村、造景观、生故事,再续传说。当历史、传说、人文故事,与一片山河在时光中融为一体,人成了山河的背景,故事成了山河的过往,这山、这城、这水也就有了不同的意义。即使寰宇之内再有同样的山水,也终因过往人文的不同,此山非彼山、此水非彼水。
  书的开篇两章《秦中自古帝王州》《洛阳繁华非昨日》,直接将读者拉进了大历史的时光隧道之中。
  关中山多、水多,东西南北皆有名山,“关中八水绕长安”也为这自古的帝王州增加了一些涛声水韵。但这水并不似西湖的柔情旖旎,也没有天池的神秘寂静,反而因沾染了杀伐之气,有了壮怀激烈的感觉。汉武大帝将上古的神池改名“昆明池”,意在为发兵攻打西南的昆明国讨彩头,同时也将此池用于训练水兵。本该飘摇着浮萍水草烟波浩渺的池子,突然间旌旗破空,喊杀震天,有了“气吞万里如虎”之势。
  攻伐之后,家国终将归于平静,而昆明池归于平静的方法,就如同曾经盛极一时的未央宫一般,盛极而衰,最终归入民田,俱入历史烟尘里。到关中一游,若不能翻卷历史的画册,感受一下长风浩荡,仅看今时今地的景致,终是少了些韵味。
  读江山,也是读史,读故事。洛阳自古繁华,但在陆机所著的《洛阳记》中,却用平铺直叙抹去了洛阳三千颜色。作者谢玩玩在这一点反常中敏锐地抓住了不同寻常,顺着原文中孤零零的一句“洛阳城内,西北角有金墉城”,继续爬梳史料,才发现这座曾经的离宫,在故主曹轈去世不到二十年,就成了比冷宫还冷、幽禁圈杀曹氏后裔的凶所。人生何幸生于帝王家,人生又是何其不幸生于帝王家!
  魏晋南北朝战乱不断,人生于世若浮萍飘摇,但就是在这样动荡的时世中,偏偏成就了令后世只能仰望,却不能尽学的魏晋风骨,可谓一大人文奇观。历史就是这样吊诡,中国文化史上最是思想光芒璀璨的年代,也恰是战乱不断的春秋战国,彼时大师辈出,奠定华夏文明根基。在魏晋南北朝这样的混乱年代,恰恰又是高士“清谈玄学,放达不拘”,而务实之人踏实做事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时代。
  虚与实从来杂沓相间。魏晋时期中国的神仙道教体系在葛洪的笔下初现雏形,谢玩玩在书中也追溯了六朝时期的一些仙怪传说,比如武陵盘瓠、荆州凶蛟、仙人麻姑的缥缈传闻等。传说之所以为传说,便是说无定论无据可查,凭着各种传本及民间找到的只言片语可以开启想象,勾连无限,投影世井人心。 
       □胡艳丽

上一篇:重拾秦汉社会的遗珠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