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买彩票手机app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买彩票手机app客户端 买彩票手机app微博 买彩票手机app微信
      一大早,就被急促的燕叫声惊醒。这些精灵,住在我家楼檐下,从清晨到黄昏,它们在空中不停飞翔,唧唧鸣叫着,看起来它们轻盈自在,好不快活,实际上是为生计问题而忙碌。
  不记得这些燕子具体是哪一天飞来的,又是哪一天开始修建房屋,哪一天产的卵,哪一天孵化出的小宝宝,哪一天离开这里的。而当它们在窗外为一家人的生活忙的热火朝天时,我便注意到它们的存在了。
  早上,很少看到燕子飞回巢穴,大概是它们先填饱自己的肚子,才有力气在酷热的阳光下,一趟趟往返巢穴,哺育小燕。每次回巢,都有三两只燕子护送,看它们宽大俊俏的黑色翅膀紧贴着窗子掠过,白色的腰带很酷,然后听到巢内小燕激动的叫声,大燕子飞离巢穴的万般叮咛,我体会到它们的生活是那样有滋有味。
  燕子每年大约五月从南方飞到这里,孵化两次小宝宝,在入秋时飞回南方。我知道,并不是它们不热爱这块土地,而是它们只习惯在空中捕捉昆虫,漫长的冬季,无法生存下去,只能去南方寻找更广阔的生存空间。为了哺育小宝宝,它们付出了人类无法忍受的艰辛。酷热难当的中午,我开着窗子躺在床上都感到热浪包裹,汗流不止,可它们却穿着厚厚的“外衣”在阳光下追着蚊蝇飞翔,不停的往返穿梭于巢穴与天空中,可它们从不抱怨哀叹,从未消极怠工,从未停止歌唱。
  我不知道燕子是否有天敌,但它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要经历生死考验。去年七月的一个傍晚,我去超市买冰激凌,昏黄的路灯下,只见路基下有一个黑影在移动,走近一看,是一只燕子,它见到我非常的惶恐,支起翅膀艰难地想往暗处逃,看样子它受伤了。为了防止它被过往的车轮和人脚踩踏,我捉住它带回家。经查看,它的腋下红肿,翅膀被尼龙丝绳紧紧捆住,我猜它一定是飞到别人家菜园捉虫,一不小心,撞在绳子上被捆住,越挣扎捆的越紧,以至于绳子断了翅膀被束缚,我给它喷云南白药,药水刺激的它哀叫着,躲避着。我把它安置在纸箱里,用新鲜的莴笋叶、小米、水招待它。白天,我把纸箱放到露天阳台上,让它晒太阳,跟檐下的燕子聊天,晚间再拿到屋子里。大约十几天后,燕子的伤好了,在阳台上,不经意间,它飞走了。
  无独有偶,今年七月下旬的一天,我跟同学出去野游,坐在车里等同学下楼,突然看到胡同里的水泥公路上一只燕子正艰难的往一个坑穴里飞,好多人围着它看,它吓得直往路边的草丛中钻,我担心它被伤害,忙跑过去把它捉住。无法将它带回家,我看到路边有一个菜园子,四围有木栅栏,园子里的菜有一尺高了,里面飞着很多小蚊子,我把这只羽翼刚丰的小燕放到菜园里,它扑棱着翅膀钻进豆角架下,离去的瞬间,望着它黑色的背影,我默默地祈愿:一定要平安,伤好之前千万不要跑出来。
  如今,每日躺在床上休息,或是倚在床头读书,窗外燕子疾飞的身影、唧唧的叫声,已成为我生活中不能或缺的一部分,那是天下最美的风景,是世间最动听的歌谣。
       □钟寿军

上一篇:于文鹏:大黑山上守望森林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