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买彩票手机app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买彩票手机app客户端 买彩票手机app微博 买彩票手机app微信
      天空暗下来了,如炙热潮水般退却,伴随着风吹树叶刷啦啦的响声,雨滴落下来,细细碎碎,我的小屋被雨丝的沙沙声紧紧裹住。
  听着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,我无数次的想,某个雨天,我若再次回到那座城市,那感觉和意境应该像歌中唱的那样吧!遗憾、凄凉、心痛……
  去年初秋,当奔驰的列车一路呼啸着把我带到久违的小城,已是黄昏,天空飘着雨,城市连同缥缈的灯火都笼罩在茫茫的雨雾中。车站通往市区的那条马路亲切又陌生,路旁的树更加粗壮,小楼、房屋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商厦取代,昏黄的灯光下,千万条雨丝若有若无、若断若续、如丝如沙。一片片黄的绿的树叶翩然而下,它们带着泪珠躺在潮湿的青砖上,就像一张张印满故事的胶片,让人莫名的忧伤。三十年前,来自全区各地的同学们带着理想和希望相聚于此,留下三载不平凡的岁月和火红的青春,更留下温馨隽永的回忆。
  一直很想念这里的一切,确切的说是怀念与同学们在小城的时光。因为要参加一个培训班,我心潮澎湃地来到这里,走在魂牵梦绕的街巷,老树上挂着油纸招牌的小酒馆没有了,它变成了车行;周末,我和同学拉着手悄悄去的那间放映厅不见了,变成了新时代商厦;我经常以买书的名义站在那里蹭书看的书摊被烧烤店取代;全校学生每日晨跑经过的夜梦咖啡屋被拆除了,成了环校河的木桥。树还在,路依旧,已是黄昏独自愁,带着风和雨。现如今,故事中那几个同学已在天涯,我们的青春一去不复返了。
  窗外雨声潺潺,看到楼下那几株在风雨中摇曳的杨树、柳树,突然想起在蓉城陪护弟弟的那个雨天。经过一周惊心动魄的治疗,弟弟的病情得到控制,他顺利转到华西医院并成功接受了手术,三日后,当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时,窗外下起了大雨,听着雨清脆地敲打在玻璃上,一丝丝凉风顺着窗子吹进来,弟弟的疼痛似乎减轻很多,精神状态明显好转。那天下午,病房里的病人也都出奇地安静,在微弱的光线中,他们有的沉沉入睡,有的跟亲人低语,对面床上那个只有4岁的小女孩尽管头上的纱布还在浸血,也开心地摇起了拨浪鼓。楼下的芭蕉喝足了雨水舒展着叶片,棕榈树挺直了腰身,美人蕉开的分外娇艳。看到弟弟安详的脸,有了神采的眼眸,连日来的紧张、焦虑、惶恐、疲惫瞬间消散了。聆听着雨声,我们一边静静地等待弟媳妇包了弟弟最爱吃的饺子送来,一边开始了他生病以来第一次聊天。弟弟胃口真好,一会儿功夫就吃了一小串美人指,还有面包片蘸红豆腐。那个下午,我从弟弟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,第一次体会到“活着真好”!
  我最喜欢穿梭在雨帘中,那是一种心灵的释放。初春的一个黄昏,久旱干涸的林区终于下起雨来,我跟一个写诗的朋友决定不带雨具出去走走,听说郊外一户农家栅栏边的稠李子开花了,我们跑去欣赏。走在中途,雨点变大且急促,一滴一滴打在身上,顺着头发滑过脸颊,外衣被淋湿了,那感觉像炎热的夏日洗冷水浴那么痛快。看着湿漉漉的马路,撑伞独自行走的女子,浸泡在雨中的路灯,仿佛走进了戴望舒的《雨巷》。我还把雨图晒到朋友圈,写到:不打伞不穿雨衣,尽享雨的酣畅淋漓。这条消息立即被一个同学看到,他马上微我:雨天为啥不带雨具?赶紧回家把湿衣服换下,喝碗姜糖水,不可任性。虽是责备的话,却让我心头一热。我在北疆小镇感受雨的湿冷,千里之外有人关怀,那个雨夜,我觉得很暖很幸福。
  走在雨中,是一种诗意的感受,听一首关于雨的歌也会在心里下起淅沥沥的小雨。最近我意外地找到电视剧《康德第一保镖》中的插曲《分离》,当磁性低沉的男中音飘入耳鼓:“我们在他乡相遇,天空飘着濛濛细雨,雨中我们只是相视,小雨打湿了往日的回忆”时,我抑制不住眼泪,不是我矫情,也不是为歌中演绎的故事感动了,而是为这首歌唱响在大街小巷那个激情的年代流泪。
  那年五月,当榆叶梅花再度芬芳了青春的校园,我们班全体同学打起行囊坐火车到大兴安岭的一个林场毕业实习。每日迎着朝阳,踏着晨露出发,披着晚霞一路被蚊蝇追赶着回到驻地,晚饭后,同学们就在林场的院子里打羽毛球、弹吉他或坐在树林边读书,每天都无忧无虑、逍遥自在。我们实习的最后一个科目是到原始森林踏查,那是同学们最向往、最兴奋的事了,回来的途中下起了雨,雨越下越大,同学们挎着军用背包站在敞篷汽车上,扯着盖不满全身的雨布,一路高唱着《分离》,雨水顺着头发、裤脚淌下来也毫不在意,那时我们只管扯着嗓子唱,却不知分别在即,相见很难。
  雨依旧在下,清新而又明快,柔软而又深情,它打湿了谁的回忆,又叩动了谁的心扉?  
       □钟寿军
 

上一篇:表白盛夏

下一篇:返回列表